<xmp id="0q00u">
<menu id="0q00u"><tt id="0q00u"></tt></menu>
  • <input id="0q00u"></input>
  • <xmp id="0q00u">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爭寵

    時間:2019-04-10    來源:www.chcompsol.com    作者:李永生  閱讀:

    大太太是個有心計的人。

    大太太是大家閨秀,三十年前嫁給吳家大少爺成了大少奶奶。吳家家規嚴,規定男人四十歲以前不許納妾。但吳大少爺花心,想納妾不敢,就偷偷在外邊偷雞摸狗。火急火燎地熬到不惑之年,就好像憋足勁準備起跑的運動員聽到發令槍響,大少爺迫不及待地開始納妾。大少奶奶當然不高興,但卻也沒有拒絕的理由,況且大少奶奶理虧,大少奶奶理虧的原因是她不生養,嫁到吳家二十年沒生下一男半女。如果不是那個家規囿著,說不定大少爺早就姨太太成群子孫一把了。

    大少奶奶雖說不會生養,但大少爺一點不敢小瞧她。大少奶奶的娘家家財萬貫,哥哥還在淶陽縣府當差,有錢有勢。大少奶奶出嫁那天,光陪嫁就裝了六馬車。吳府的家人從車上卸嫁妝,有個小伙子抱被褥,大冬天竟抱了一身汗,事后夸張地說:“大少奶奶家陪送的被褥又多又厚,能不捂出汗么!”嘖嘖!這家茬,誰敢小瞧!大家茬出來的孩子見多識廣,辦事“站位高”,大少奶奶舉手投足就顯得很大氣,也處處透著精明。人若精明了,干什么都不吃虧。

    說這話的時候,大少爺的爹娘都不在了。大少爺就成了老爺,大少奶奶就成了大太太。

    吳老爺一連納了三房姨太太。大太太心里多少有些窩火。過去,吳老爺歸自己獨有,今天卻被幾個女人“瓜分”了,雖說大太太不是個小肚雞腸的人,但還是一時接受不了。而吳老爺偏偏是個看不出火候的主兒。自打娶了三房姨太太,幾乎就不到大太太房中留宿了,夜夜去姨太太房中睡。用現在的話說,吳老爺不會照顧“平衡”,用官話說出來,就是沒學會“彈鋼琴”。到最后發展到一月也不去大太太房中一回。大太太受到老爺的輕蔑,自尊心受到傷害,就由窩火變成了惱火。但是大太太是個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大太太明白自己之所以失寵全是因為自己沒三個姨太太年輕,而自己確實也到了人老珠黃的年齡。衰老是不可抗拒的,要想繼續得到老爺的寵愛,就必須讓自己年輕起來。

    大太太開始刻意打扮自己。過去大太太覺得自己四十多歲的人了,就不注重打扮了,穿戴不講究,也不怎么化妝。現在大太太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重新開始擦胭脂抹粉,綾羅綢緞珠光寶氣,把自己打扮得裊裊娜娜儀態萬方。這一“刀尺”,大太太就又重新煥發出青春找回了自信,重新黏住了老爺的眼珠子。吳老爺說:“到底是大家茬出來的,老大打扮起來比她們仨一點不含糊。”就開始隔三差五地光顧大太太的房中。

    haiyawenxue

    然而,這只是成功了一半。

    大太太最終是要把幾個姨太太“比”下去。

    那天大太太生日,大家喝了好多酒。二姨太討好地說:“大姐真是越來越年輕”。大太太抿嘴一笑,借著酒勁接著話茬說:“再怎么打扮也不行了,老了,和幾個妹妹站一起,我也就是個老太婆。要我年輕,除非你們變老!”說著忙捂嘴笑著連喊三個“醉了”。

    大太太說的每一句話,幾個姨太太都得好好嚼嚼。

    第二天,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二姨太就脫下了那件新做的杭州真絲雙縐裙子。大太太就拿了十塊大洋送到二姨太房中,說你娘家爹不是病了么,請個好醫生。

    第三天,三姨太的高跟皮鞋就換成了家作布鞋。大太太就讓丫鬟送去了一對玉鐲,說你娘家妹子不是要出嫁了么……

    四姨太也漸漸悟出了這一層……

    大太太的獎勵越來越厚。幾個姨太太也越發識趣,最后徹底告別胭脂香粉,把漂亮衣服壓了箱子底兒,老四竟還柴禾妞兒一樣穿了件粗布大褂,外人一看只當吳府又添了個使喚丫頭。

    這時候,大太太就越發把自己打扮的風光無限,和幾個素面朝天的姨太太站在一起,就有了鶴立雞群的感覺。

    不過,大太太覺得幾個姨太太做的有點“過”,說明她們把自己的心思看得太透太透,大太太是個要面子的人,自己心里那點小九九被別人打了小算盤,雖然這正是她需要的結果,但仍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大太太是個說上聯的人,就開始拿話“找補”:“妹妹們懶成什么樣了?連妝也不畫了!”二姨太意味深長地看大太太一眼,“吞兒”地一笑說:“費那勁!晚上脫了衣服,還不都一樣。”大太太竟也被逗笑了。

    至此,大太太才算徹底的勝利。大太太明顯地感到老爺的目光越發熱切起來,但到她房中的次數卻并沒增多。不過,大太太成了勝利者,姿態越發高了,卻不再計較這些了,年齡大了,那事也就淡了。

    那天,老爺去四姨太房中留宿。偏巧大太太那晚失眠,在床上烙了半天餅,難受,想借著月光到花園溜達溜達,經過老四住處時,見屋內還亮著燈,不時傳來輕輕的說話聲,大太太剛要邁過去,卻聽到話語中有“老大”。出于好奇,湊上耳朵,又偏巧窗簾沒拉嚴,睜一眼閉一眼往里一瞄,見老爺斜靠在床上,四姨太正坐在鏡子前描眉畫眼。四姨太穿著好久都沒穿過的綢緞旗袍,油光水滑的發髻上插了一根鳳頭簪。四姨太放下眉筆,用小手托起自己的臉蛋對著鏡子端詳了自己半天,就又拈起口紅紙叼在嘴上,又捏起香粉團輕輕往臉頰撲打。收拾利落了,四姨太起身,對著鏡子轉了半個圈,就蕩出了一股香風閃出了一片光燦。四姨太把口紅紙“噴兒”吐老遠,朝吳老爺一笑,說:“老爺,比大姐漂亮么?”接著把一只鑲玉水滴耳環拿起來朝老爺晃晃。吳老爺會意,起身伸個懶腰,趿拉上鞋子緩緩踱過去,接過耳環邊給她戴邊說:“你們幾個比你大姐透靈,一夜夫妻百日恩,這夫妻感情關鍵在‘夜’上,白天不打扮,哄了老大那么多錢,到了晚上,一個個卻變成了狐貍精……”

    大太太的身子就慢慢矮了下去。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江苏11选5平台江苏11选5主页江苏11选5网站江苏11选5官网江苏11选5娱乐 南平 | 防城港 | 正定 | 辽宁沈阳 | 五指山 | 松原 | 常德 | 桐乡 | 阿勒泰 | 株洲 | 平顶山 | 乳山 | 南京 | 河池 | 贺州 | 汕尾 | 舟山 | 潮州 | 五指山 | 柳州 | 永康 | 大同 | 清远 | 伊犁 | 榆林 | 神木 | 益阳 | 舟山 | 赣州 | 海拉尔 | 渭南 | 连云港 | 巴音郭楞 | 吉林 | 天水 | 泉州 | 潜江 | 乳山 | 永新 | 邵阳 | 南阳 | 苍南 | 任丘 | 吐鲁番 | 启东 | 金华 | 珠海 | 荆门 | 云浮 | 河南郑州 | 章丘 | 普洱 | 曲靖 | 莱芜 | 招远 | 公主岭 | 连云港 | 醴陵 | 阿克苏 | 姜堰 | 盘锦 | 定安 | 深圳 | 云南昆明 | 广安 | 乐山 | 那曲 | 葫芦岛 | 济南 | 亳州 | 云南昆明 | 乌海 | 丽水 | 莆田 | 香港香港 | 毕节 | 绍兴 | 南京 | 洛阳 | 嘉峪关 | 五指山 | 来宾 | 周口 | 毕节 | 株洲 | 永州 | 铁岭 | 茂名 | 安徽合肥 | 驻马店 | 灵宝 | 湛江 | 牡丹江 | 诸暨 | 鸡西 | 淮北 | 巴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