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0q00u">
<menu id="0q00u"><tt id="0q00u"></tt></menu>
  • <input id="0q00u"></input>
  • <xmp id="0q00u">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馮不言的最后一次等待

    時間:2019-03-19    來源:www.chcompsol.com    作者:顧曉海  閱讀:

    “ 如果這次失敗,那就是這一生的最后一次等待 ”

    偌大的食堂,坐滿了學生家長。

    伴隨著嘈雜,馮不言坐在這些家長中間,毫無違和感。

    因為大家都在等人,也等待著一個結果。

    家長們在等孩子從考場出來,馮不言在等“她”出現。

    haiyawenxue

    有生之年,這樣的等待,馮不言只有兩次。

    上一次,還是在19歲的時候。那是他的第二次高考后,填報志愿的當天。

    這一次的等待,是在今年的學生高考的最后一天。

    上一次,他進不到初戀女友的學校,只好坐在校門口對面的石階上,坐在周圍停滿了自行車的車叢里。

    這一次,馮不言進到了學校,卻不知到“她”在哪里。而他的手上,拿著她喜歡的小吃,此時小吃的冰袋已經化成了水。

    上一次,馮不言從遠區到市區,坐綠皮火車。

    這一次,是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乘高鐵。

    同樣的是,兩次都要早早起床,趁著天還沒亮。

    不同的是,上一次,馮不言還不懂得帶禮物;這一次,禮物于前一晚就已準備好,為此他走了很遠的路。

    上一次,9點不到,他遠遠望見扎著馬尾辮的初戀騎車到校門口。他立即喊出初戀的名字。

    初戀一愣,立即說:“我們馬上開班會,別等我了。”然后轉身進了學校。

    他只好再次回到校門口對面的石階上,在自行車叢里坐下來。

    馮不言回憶著初戀寫給我的信:“......你的歌聲真好聽,希望以后能常聽到......”“......還有一個月就要高考了,可是我一道題也做不下去,都是因為你......”“......我要和你分手......”

    終于等到班會結束,學生們魚貫而出,卻不見初戀的影子。

    他只好繼續等著,四周無聲,寂寞無聊,20分鐘如同2個小時一般漫長。

    haiyawenxue

    終于,初戀獨自推著單車,從學校里面出來,在校門口停下來,左右張望,發現無人,然后出了校門,準備騎車離開。

    馮不言立即再次迎上前去,送上關切的問候。

    在得知初戀的考分和填報的志愿后,馮不言吃了一驚,那高分已經高出他整整一個檔次,看來想報考同樣的學校,已全無可能。

    “我得走了,同學們約了集體吃飯。”初戀面帶難色。

    馮不言只好將考一個學校的話生生咽回肚子里,報以禮貌地點頭。雖然心里一百個不甘心,卻也只能站在原地,望著初戀騎車遠去,甩下一聲“再見”,和那甩來甩去的馬尾辮。

    那騎車遠去的背影,一直留在記憶里。

    “一個叫木頭,哦,一個叫馬尾......”

    今天這段記憶又不覺冒出來,應了那句歌詞“人是復數,心是單數。”

    馮不言和她是網戀。在一大把年紀的時候,網戀。

    區別于上一次因高考而分手,這一次,是在聊天“考試”中,馮不言不幸掛了科。于是趕來賠罪、補考。

    對于被拉黑,他原以為這不過是小孩子耍脾氣的普遍操作。

    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拉黑。

    以往拉黑基本是2-3天就會有一次。

    畢竟還有電話號碼,熱線哄一哄就好了。

    馮不言擔心她不接自己的電話,于是借了好心路人的手機,并撥通:

    “你好。”

    “哪位呀?”

    “是我,馮不言,現在你的學校門口。”

    她果斷地掛了電話。

    他于是用自己的電話撥過去,提示無法接通;再撥,提示關機。

    馮不言在原地徘徊了一陣,還是決定在校園里轉轉,說不定就能遇見呢!

    學校依山而建。向里走,便是一路上坡。他的目標是:教師公寓。

    在校園里兜兜轉轉一個多小時,竟沒能找到教師公寓,期間幾次撥打電話,依然是關機狀態。

    馮不言只好決定,找個地方坐下歇歇,繼續等待。

    遠遠地,他望見一幢裙樓上有一家咖啡廳,爬上去之后卻遇到了鐵將軍把門。他只得退下來,走進早已成了家長叢林的食堂。

    食堂的餛飩很咸。咸得他中午習慣性的瞌睡都沒敢出現,咸得他又想起和她說的那些話:

    “我把你拉黑了你知道嗎?”她說。

    “我知道。”

    “看你下回還惹我生氣不?哼!”

    “我認錯。”其實他并不太清楚自己有什么錯。

    haiyawenxue

    “我要是一直把你關小黑屋呢?”

    “那我就去找你。”他想這也許是小女生的調皮,但他更害怕對方任性動真格的不理自己。

    “你又不知道我住哪里。”

    “那我就在你們的高鐵站附近找個咖啡廳,在里面等你,一直等到末班車再回去。”

    “你要是來了,就別想回去。哼!”

    如今,他來了,卻和她失聯了。

    馮不言想起她的歌聲。

    對于自己歌聲的自信,是從聽到她的歌聲時,開始消散的。

    那是有治愈功能的歌聲,他已習慣聽著這歌聲入睡。他喜歡她的歌聲,不染一絲塵煙。

    馮不言無數次預想著與她的見面,或拘謹、或熱烈,而這次,他必須要緊緊擁抱她。他想讓她知道,他很喜歡她。

    周圍噪雜,家長們三三兩兩在談論著什么,或以掩蓋自己內心的忐忑。

    馮不言便借著這嘈雜,將自己隱匿起來,生怕別人看出他的等待、他的忐忑。

    “你知道自己的天命嗎?”她問。

    “我不知道,五十知天命,我還沒到這個年紀。”這個回答,馮不言自己都不滿意,但是,他也的確沒有想過自己的天命是什么。這是一個高尚的問題,顯然與賺多少錢無關,自忖雖然做過幾件算得上俠義的事,但畢竟不是牛轟轟的崔老師。

    “我給不了你那么多時間。”她又說。

    馮不言知道她想迅速搞定人生中的諸多大事,這個心情他理解。所以馮不言很擔心,她似乎隨時要對兩個人的關系發展祭起速生速死大法......

    考試已結束,家長們猶如潮水般流出。

    屋外的天光從玻璃窗投射進來,斜照在食堂里零零落落的桌椅板凳上,似乎剛剛的“叢林”,瞬間變成了“荒漠”。

    馮不言此刻的心,就如那些零零落落的桌椅板凳般,支離破碎著。

    “一瞬間,有一百萬個的可能,向前走還是繼續等......”

    冷風灌了進來,猶如一條條無形的冰長龍,上下翻飛,他不得打個激靈。

    原來,門窗大開,食堂管理員們開始打掃,叮叮咣咣地桌凳碰撞聲開始此起彼伏,看來,馮不言只能換地方了。

    他掏出電話,卻不知能打給誰。

    他拎著小吃,卻不知該向何處去!

    剛剛還想著“此刻,你來或者不來,都無關等待”。

    再去校園里轉一圈吧,不可能只有學生公寓,卻沒有教師公寓嘛。

    這一圈,他走得慢,看得仔細。

    他看路邊的指路牌,他還看樓里貼的告示。

    他已知道自行車和汽車分別應該停在哪里。

    他甚至看到操場籃球架下,可能是誰忘在那里的書包。

    他路過辦公樓,卻不敢進去問,因為怕給她帶來不必要的議論。

    馮不言就這樣毫無懸念地又回到了原地,太陽當空照已經變成了斜陽斜照。

    他低頭看著自己被拉長的影子,想從影子里找到答案:接下來,怎么辦?

    問!

    他走進小超市。

    “您要買什么?”店員很主動。

    “請問教師公寓在哪里呀?”馮不言輕聲慢語地問,生怕聲音不夠溫和,更怕對方聽不清。

    “教師公寓在學校外面,好像是校門口斜對面。”

    “哦,是出校門往左邊走的那片樓嗎?”馮不言曾經眺望過那片樓。

    “對。”

    俗話說,望山跑死馬。

    遠眺不遠,拿腿量,走出公車一站多地。

    馮不言琢磨著,如果她實在不愿見自己,至少也要爭取把小吃交給她。以物傳情。

    不能直接交,就轉交吧。

    轉交嘛,最好是樓下的小超市,幫著寄存快遞的那種。

    想到這里,馮不言抬起頭瞭望。

    前方有一個小路口和一個大路口。大路口更遠些。

    他認為大路口會有適合的商戶,于是經過小路口,直奔大路口。

    又是一個意料之外,走到跟前,才發現那不是大路口,而是售樓處門口的廣場。

    馮不言不由得嘆了口氣,轉頭想回走。

    小路口很冷清,路邊的商鋪竟然還都空著,沒有商家入住。

    “這可是該怎么辦?”他正寄情無門時,忽然看到了物業服務中心。

    他喜出望外,剛要奔過去,卻又停住了腳步。

    該怎么跟物業公司的人說呢?來送東西,卻不知門牌號?那可以給收貨人打電話呀?......

    盤算好了,馮不言大步走進物業公司。

    “您好,我是來看小C老師的。剛才和她通話到一半斷了,然后就打不通了,估計是沒電了。我不知道她家具體門牌號,我還得馬上趕火車,所以東西能不能請您幫忙轉交......”

    物業公司熱情受理,表示一定轉交。

    馮不言出了物業公司的門,再次給她撥了電話,他的不死心再次被電話提示音打敗:“您呼叫的用戶已關機”。

    望著夕陽西下,到了倦鳥歸時。

    馮不言知道,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二次等待,第二次失敗的等待。

    在這兩次等待之間,他的情路坎坷,一次比一次用心,一次又一次失敗。

    他自己也不明白,雖然一次比一次用心,出現的誤會卻一次比一次更多。

    他小心翼翼,在溝通中盡量少說話,少用字。有時甚至“連呼吸都要反復練習”。

    他發現這樣的表現很刻板,他想變得幽默,卻總是不合時宜的幽默,令對方反而不高興。

    往往這個時候,他就慌了,他怕再次失去,他要做最大的努力,他已經不再考慮是不是用力過猛。

    他不知道,曾經的用盡力氣,換來的,只是半生回憶。

    當他在網絡上遇到她時,他想再給自己最后一次機會。

    他追上門,他以為這是之前聊過的橋段。

    可是說好的,怎么能不算?

    他記得《霸王別姬》里的話:說好了一輩子,差一年,差一天,差一個時辰,都不叫一輩子!

    他按照說好的,等。

    這是第二次等待。

    如果這次失敗,那就是這一生的最后一次等待。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江苏11选5平台江苏11选5主页江苏11选5网站江苏11选5官网江苏11选5娱乐 三明 | 阿坝 | 温岭 | 宁国 | 济南 | 乌兰察布 | 芜湖 | 遂宁 | 滨州 | 贺州 | 抚州 | 济南 | 江苏苏州 | 江门 | 防城港 | 平顶山 | 诸暨 | 阿拉尔 | 安顺 | 榆林 | 淮安 | 吕梁 | 金昌 | 阳泉 | 基隆 | 柳州 | 南京 | 佛山 | 黄南 | 淮北 | 通辽 | 资阳 | 贵州贵阳 | 顺德 | 绥化 | 和田 | 大庆 | 公主岭 | 崇左 | 临海 | 咸宁 | 济宁 | 红河 | 山东青岛 | 灌南 | 果洛 | 六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黑龙江哈尔滨 | 巢湖 | 五家渠 | 齐齐哈尔 | 四川成都 | 锡林郭勒 | 周口 | 博尔塔拉 | 三河 | 贵州贵阳 | 余姚 | 甘肃兰州 | 淄博 | 玉环 | 德清 | 宜春 | 任丘 | 乐清 | 图木舒克 | 泗阳 | 邹城 | 邯郸 | 图木舒克 | 廊坊 | 中山 | 阿里 | 日照 | 白沙 | 柳州 | 金华 | 岳阳 | 长兴 | 宁夏银川 | 深圳 | 海北 | 兴安盟 | 阳泉 | 顺德 | 屯昌 | 大连 | 赤峰 | 黄南 | 靖江 | 仁寿 | 云浮 | 安庆 | 通辽 | 明港 | 宁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