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0q00u">
<menu id="0q00u"><tt id="0q00u"></tt></menu>
  • <input id="0q00u"></input>
  • <xmp id="0q00u">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名著梗概:《俊友》-名著導讀

    時間:2012-09-17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法國)莫泊桑  閱讀:

    [故事梗概]

     喬治·杜洛阿是個鄉鎮酒店老板的兒子。他曾在法國駐非洲的殖民軍中當過兩年兵,役滿后,來到巴黎,在一個鐵路局里當職員。他挺著腰桿在街上走著,用出眾的軍人姿態,捏著“象泡沫一樣在嘴唇上卷起的胡須”,絲光高帽偏在耳朵一邊,鞋跟橐橐地踏著鋪在街面上的石板。他每月收入很低,口袋里只剩下三個金法郎和四十個生丁來過本月最后兩天的日子了,這個數目只夠他吃兩頓飽飯。正當他感到躊躇不安時,他遇見了過去在軍隊中認識的朋友管森林。

    管森林是《法蘭西生活日報》政治新聞的主編,生活過得很優裕,有一個“吃得考究的人的肚子”。他見杜洛阿日子過得不如意,便邀請他參加他的新聞事業,所得的報酬比他現在當職員要高得多,并要他明天到他家吃晚飯,他將介紹他和報館總經理洼勒兌爾先生認識。杜洛阿滿口答應了。然后,他們一同到“牧人狂”游戲場去玩樂。在那兒,杜洛阿用管森林借給他的錢,和妓女樂色兒過了一夜。

    杜洛阿畢生第一次穿著租來的燕尾服去拜訪管森林。他象演員似地在鏡子跟前,研究自己的表情動作。他微笑,做著種種手勢,表現種種情感:驚訝、快樂、稱贊,尤其注意在太太面前如何表示殷勤…… 。

    管森林的客廳里燈火輝煌,并且象花房一樣擺滿了盆景。杜洛阿是第一個來到的客人,管森林的妻子瑪德來因出來迎接他。這是個有著出眾的金黃頭發的俏皮婦人。在杜洛阿眼里,她有一副不甚勻稱而有誘惑力的臉,滿是聰明可愛的豐采。接著進來的客人是瑪德來因的女朋友和遠親馬萊勒太太,一個矮小活潑,善于裝扮的女人。然后進來一個矮胖先生,胳膊上挽著一個美貌的長身婦人,原來這就是《法蘭西生活日報》的總經理、金融家、眾議院議員洼勒兌爾先生和他的太太。最后還來了好些記者。

    晚飯是精美的、豐盛的。洼勒兌爾先生的食量抵得過神魔故事里的一個夜叉。客人們交談著新聞上事情,杜洛阿是個外行,插不上一回嘴。他不時地望望坐在身旁的馬萊勒太太,她那滾圓的胸部誘惑了他,一粒用金絲穿起的金剛鉆,象一滴快要滴在皮膚上的清水似地掛在耳墜子下邊。杜洛阿很想談話,指望別人注意他。后來他終于找到了這個機會,當人們把話題轉向阿爾及利亞時,他便插嘴了。因為他在那里當過兵。他同客人們談軍隊里的奇聞軼事,阿拉伯的風土人情。于是所有的婦女都抬起頭來看他,連埋頭吃菜的洼勒兌爾先生也從眼鏡框里注視著他。管森林請求總經理吸收杜洛阿到報社工作,洼勒兌爾便要杜洛阿先寫一組關于阿爾及利亞的雜感試試,并要求他在文章里摻入殖民問題。老板娘洼勒兌爾太太則給文章確定了一個漂亮的標題--《一個非洲獵人的回憶》。

    晚飯后,杜洛阿回到住處去寫他的《一個非洲獵人的回憶》。開始,他的思想無論如何集中不起來,也不知怎么開頭好。后來,他感到無法用成文的語句來表達他所要說的內容,急得雙手全是汗。第二天,他去找管森林幫忙。管森林沒空,要他去找他的妻子幫忙。于是便由能干的瑪德來因口授,杜洛阿執筆,寫完了這篇奇特的獵人回憶。之后,瑪德來因的情人沃德雷克伯爵進來了。杜洛阿便從她家里告退出來。

    第二天,以杜洛阿署名的文章在報上發表了。他得意忘形,首先到鐵路局去辭職,回來后,他又在一間小鋪子里,為自己印了許多名片。當他正式到報社上班時,管森林派他和報社最能干的記者“老法螺”去采訪中國和印度來巴黎的兩位要人。“老法螺”是個臉色灰白,身體很胖的矮子,禿頂,雪白的頂門發著亮光,由于深度近視,寫起字來,他的鼻子簡直在擦在紙上。管森林交代杜洛阿要好好向“老法螺”學習采訪的竅門,他能在“五分鐘內就掏空一個人的肚子”。“老法螺”并沒有帶杜洛阿去采訪中國和印度的要人,卻帶他到咖啡館去冷飲和談天。回到報社,他竟寫出了和中國、印度要人談話的紀要。從此,杜洛阿受到很大的啟發,他福至心靈地學會了種種捏造、欺騙的手段。同時,他還廣泛交游,否認閣員、將軍、王公、警察、管門老漢、妓女、主教、大使、車夫,他都和他們保持往來,過不了多入,他就成了“一個使人注意的訪員,消息可靠,性情圓滑,手段敏捷而且精細”。

    杜洛阿對婦女有一種“罕見的吸引力”。但他拿不準那個婦女對他前程有幫助,焦躁得象一匹被人鎖住了腳的馬。他去拜訪馬萊勒太太,她自稱是一個喜歡“隨隨便便過日子”的女人。她丈夫在北方鐵路局當巡視,每月只回巴黎住八天。杜洛阿便首先把她勾搭上了。他們在君士旦丁街租了一間房子,作為他們幽會的地點。馬萊勒太太的女兒珞琳叫杜洛阿為“俊友”。從此,他便得了這個雅號,人們也都這樣稱呼他了。

    一天,馬萊勒太太要杜洛阿帶她到“牧人狂”游戲場去玩玩。杜洛阿在那兒遇見了妓女樂色兒,她暗暗給他打招呼,但他裝作不認識她,還威脅要叫警察來捉她。樂色兒自尊心受到損害,便當著馬萊勒太太的面鬧開了,揭穿了杜洛阿正人君子的虛偽面目。馬萊勒太太一氣之下,走了。當杜洛阿趕上她時,她大罵他是“豬”、“無恥東西”。

    管森林患著嚴重的氣管炎毛病,身體日漸衰弱。一次,杜洛阿沒有按照他的主意,把要采訪的消息帶回來,管森林生氣了,說了他幾句。杜洛阿便尋思要對管森林進行報復。他在心里嘀咕道:“我來教你戴頂綠帽子,老鄉。”他去找管森林太太,企圖勾引她。但瑪德來因回答他說,她只愿做他精神上的朋友。杜洛阿仍不死心,厚著臉皮向她提出:“倘若您或者失掉了配偶,我現在先來登記。”他認為,按管森林目前的健康狀況已活不長久了。不久,管森林果然因病情加重,和妻子到南方去療養了。他的工作由杜洛阿接替。

    杜洛阿為一樁報道事件,受到《筆報》記者朗革爾蒙的攻擊。總經理洼勒兌爾先生要杜洛阿顧全《法蘭西生活日報》的榮譽,主動提出和朗革爾蒙決斗。杜洛阿怕死,但又不得不答應。在決斗的前夜,他輾轉反側,弄得一宿沒睡。第二天,他坐車去決斗,又希望翻車來保全性命。幸好,雙方在開槍時都沒有命中。杜洛阿又驚又喜,當他回到報館時,洼勒兌爾先生擁抱他說:“勇敢,勇敢,你保衛了《法蘭西生活日報》的招牌,勇敢!”杜洛阿也陡然覺得自己勇敢得可以和任何人挑釁了。然后,他還對情婦馬萊勒太太編造了一段戲劇性的經過,使她贊嘆不已。

    不久,杜洛阿接到瑪德來因發自迦恩的一封信,說管森林病危,要他趕到那兒去幫她料理后事。杜洛阿趕去迦恩,這時管森林已奄奄一息了。過不了幾天,他死了。杜洛阿和瑪德來因一同守靈,他不放過這個好機會,問瑪德來因記不記得他向她提出的盟約:管森林死了,由他來替補。她沒有直接拒絕,但要他考慮她對婚姻的觀點。她說:“在我的眼光里,婚姻并不是一條鏈子,而是一種結合。我愛的是自由,凡是我的行為,我的舉動和我的出入始終要完全自由。”第二年五月,他們結婚了。接著,他們到杜洛阿家鄉盧昂去探親。杜洛阿的父親在大路邊開了一爿酒店。婆婆對新媳婦感到不滿意,公公原是個浪蕩鬼,卻很欣賞媳婦。新婚夫婦因過不慣鄉下的生活,他們只住了七、八天便返回巴黎了。

    洼勒兌爾的他的同僚們在《法蘭西生活日報》上發動了一場對內閣的筆戰。杜洛阿和妻子合寫了摩洛哥的政治評論,獲得很大的成功。杜少阿不斷從內心告訴自己:“世界是歸強有力者管轄的,應當做強有力者。應當超于一切之上。”他不滿足于在報社現有的地位。

    老板娘洼勒兌爾太太要去看武術大比賽,杜洛阿自告奮勇陪她前去。老板娘有兩個女兒,小女兒西茶因臉孔象個洋娃娃,又象瓦多(法國名畫家)畫的油畫;大女兒絡斯是丑陋的,她充當陪伴藝術品的妹妹的職務。在看武術比賽時,杜洛阿動了一個念頭:他想勾引老板娘。雖然她已四十歲了,女兒也長得和她一般高了;但他認為可以從她那里得到別處得不到的好處。于是他便向她求起愛來。她也愛他,但一種道德責任感使她內心感到很慌亂。他們第一次約會在“三一堂”(教堂)。杜洛阿利用祈禱的機會,向她傾吐愛慕之情。過了幾天,洼勒兌爾太太托人送信給他,約他在蒙梭分園會面,杜洛阿借口人多,把她引到他和馬萊勒太太幽會的地點君士旦丁街。從此,他便姘上了老板娘。

    由于法國在摩洛哥和西班牙戰事的失利,屠朗總理和他的舊內閣被推翻了。麻樂奉命組織新內閣。《法蘭西生活日報》的股東,投機家拉洛史出任外交部部長,洼勒兌爾老板成了國會議員,《法蘭西生活日報》也一躍成為官方的報紙了。它的政治消息比任何一家報紙都來得早。拉洛史是報紙的靈魂,杜洛阿成為他傳話的工具。這樣一來,杜洛阿便直接插足政治了。瑪德來因的客廳成了一個有勢力的中心,每星期閣員中有好幾位在那里集會,甚至麻樂總理還在她家吃過兩次飯。

    杜洛阿嫌老板娘年紀大了,想拋棄她;而她卻越來越狂熱地愛上了他。一次,杜洛阿兇狠地要把她從身邊攆走,她便提出在購買摩洛哥公債上幫他撈一筆錢,杜洛阿這才心平氣和下來。送走老情人后,馬萊勒太太又來找他。這位精靈的小婦人,看到杜洛阿紐扣上纏有一根白發,認定是老板娘的,但氣憤地跑了。

    有錢的沃德雷克伯爵患重病要死了。他沒有繼承人。杜洛阿想起他是妻子瑪德來因的舊情人,便慫恿瑪德來因去看他。他說:“因為他總算是我倆的至好。每星期,他到我倆家里吃兩頓飯,隨時說來就來。把我們家里看做他自己家里一樣,完全看做他自己家里一樣。他象一個父親那樣地愛你,而他卻沒有家庭,沒有女兒,沒有弟兄姊妹,僅僅一個侄子, 一個被他疏遠了的侄子,……他對于我倆很應當有一種友誼的表示。”果然,伯爵死后,把他的百萬遺產讓給瑪德來因繼承。這時杜洛阿又以會被旁人恥笑為由,要妻子把百萬遺產平分作兩份,當作是伯爵分贈給他們夫婦各人五十萬,并讓會計師立刻做了分產手續。

    摩洛哥被法國派出的遠征軍征服了。洼勒兌爾在公債上賺到了三、四千萬法郎。他在摩洛哥經營的銅礦也大大賺錢。在巴黎,他成了最富有的金融資本家,“力量比國王還要強些”。加上,他買下了一所親王的住宅,使他在經濟上成和征服法國的拿破侖。杜洛阿已有五十萬的財產,也夠富裕了,但他認為,和五千萬的富翁相比,簡直是“貧窮”。于是,他經常出入洼勒兌爾家,目的是為了勾引他的第二個女兒--西茶因,這樣他便可以得到一筆一千萬法郎的陪嫁。他在洼勒兌爾家舉行油畫展覽的那天,拿出他當初勾引管森林太太的辦法,私下和西茶因約好:要她不要答應正在追求她的賈佐勒侯爵的親事,要她等他三個月。在這期間他可以和妻子辦好離婚手續,她便可以嫁他了。這位幼稚的洋娃娃,竟受誘惑同意了。

    拉洛史外長代替已故的伯爵上杜洛阿家吃飯,暗中和瑪德來因勾搭上了。他是專制的人,在杜洛阿家象第二個戶主那樣差遣杜洛阿的仆人。最初,杜洛阿象一只想咬人而又不敢下口的狗一樣,一面發著抖,一面對他容忍。現在他為了達到和妻子離婚的目的,便想出了一個捉奸的計劃。他事先探知拉洛史和瑪德來因常在馬爾底街一所房子里幽會。他便串通了警官闖了進去,當場揭發了奸情。這樣一來,拉洛史的外交部長的位置保不住了,而他又冠冕堂皇地找到了與妻子離婚的理由,真是一箭雙雕。

    三個月后,杜洛阿的離婚判決公開宣布了。杜洛阿一面挑動西茶因去向爸媽懇求婚事,一面又怕她父母不答應,準備把她偷偷拐走。果然,洼勒兌爾夫婦不同意女兒嫁給杜洛阿,其中反對最激烈的是杜洛阿的老情婦--洼勒兌爾太太。一天晚上,杜洛阿便把西茶因拐騙走了。他想等生米煮成了熟飯,洼勒兌爾夫婦不同意,也得同意了。洼勒兌爾先生咆哮了一陣子,后來他平靜下來,他認為杜洛阿這光棍有陰謀、有手段,他勸妻子說:“我們本可以尋得著更好更好的地位,不過沒有聰明和前途。而他呢,是個有前途的人。他將來是要做國會議員和部長的。”他寫信給杜洛阿,要他和西茶因回巴黎來,他同意把女兒嫁給他。

    杜洛阿和西茶因舉行婚禮前,他以男爵的名譽擔任了《法蘭西生活日報》的總編輯。洼勒兌爾保持總經理的稱號,但實權都落到杜洛阿的手里。在教堂舉行婚禮時,主教高聲贊美杜洛阿是世界上“最富又最受人尊敬的人之列的”人。杜洛阿聽了頓時感到輕飄飄起來,他想他原是岡德樂鎮的一個窮小子,現在卻“變成了世界主人翁之一”。在婚禮上,杜洛阿瞥見了馬萊勒太太,并向她低低地說了聲“等會兒再見”,他們仍然保持姘居關系。洼勒兌爾太太白發更多了,她還在懷念舊日的情人--如今的新女婿。瑪德來因和一個初出茅蘆的新聞記者冉安同居了,這青年經常以管森林、杜洛阿用過的筆調在《筆報》上發表政治評論,不用說這槍手又是瑪德萊因了。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江苏11选5平台江苏11选5主页江苏11选5网站江苏11选5官网江苏11选5娱乐 抚州 | 蚌埠 | 阿拉善盟 | 金昌 | 三门峡 | 灌云 | 清远 | 荣成 | 海东 | 渭南 | 瑞安 | 海西 | 醴陵 | 眉山 | 菏泽 | 江西南昌 | 儋州 | 吐鲁番 | 桐乡 | 醴陵 | 醴陵 | 铁岭 | 长葛 | 陕西西安 | 临海 | 迪庆 | 河池 | 瓦房店 | 铜仁 | 永康 | 五家渠 | 黔南 | 阜新 | 慈溪 | 张北 | 德阳 | 上饶 | 澳门澳门 | 长垣 | 灌南 | 洛阳 | 潜江 | 清徐 | 辽源 | 枣阳 | 百色 | 周口 | 临沂 | 保亭 | 果洛 | 台北 | 宜宾 | 漳州 | 昭通 | 白沙 | 南平 | 张北 | 防城港 | 鄂州 | 台北 | 宜春 | 江苏苏州 | 鄂尔多斯 | 阿里 | 锡林郭勒 | 烟台 | 雅安 | 丽水 | 海南 | 肥城 | 聊城 | 喀什 | 和田 | 防城港 | 惠东 | 乌兰察布 | 曲靖 | 阿拉尔 | 常德 | 贵州贵阳 | 汕头 | 新乡 | 红河 | 毕节 | 天长 | 大连 | 本溪 | 凉山 | 桐城 | 盘锦 | 荆门 | 厦门 | 台州 | 白银 | 衡水 | 安阳 | 新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