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园地-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2018/10/23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文艺作品

吴婷:拆除的时光

发布时间: 2018-10-22   点击量:144次, 作者:吴婷 分享到:

儿时,家住在神木县城区,那时的城区很小,往北,过了今天的惠泉路,就是一大片农田了。往南,出了钟楼洞,就是一排五金器材的商铺,再往南,我就没什么印象了,想必已是超出了一个小孩的活动范围,期间的建筑简单,学校、医院、厂房、小商铺。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一、回忆

从我家出门走出小巷子,是一条弯弯的大街,街上有几家商铺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家理发店里阿姨每次剪头发都扯的我头疼,街转角的那家店是一家炒瓜子花生的店,每次路过都能闻到炒香味。街上最好玩的地方,是当年有名的地毯厂,奶奶年轻时是厂里的职工,她很骄傲的给我说,他们的地毯是出口国外的。她经常带我去那个毛絮满天飞的厂房,久远的记忆已经不是很清晰了,只记得盛夏的阳光透过高高的窗户中洒进来,我笑呵呵的在一排一排织毯的架子中间跑来跑去,女工们右手拿着我叫不出名的工具,左手在一排经线中打了个纬线的结,再用工具把纬线的部分重重的刮下来,“嗵”沉闷的响声,代表这块地毯又长高了三毫米。有织毯的部分,还有剪花的步骤,女工们拿着电剪精准的剪出印在毯上的花朵轮廓,下剪的深浅、力道都不尽相同,不一会,一大朵牡丹就跃然于毯上。精致的地毯挑不出一丝瑕疵,以致于我对今天流水作业上织出来的地毯一直看不在眼里,粗糙的织线,错位的剪花,最关键的是,没有手工的灵气。

厂房的周围是一排垂柳,疏于修剪,柳树的枝条在盛夏时节长长地、长长地延伸至地上,垂下来的柳枝几乎铺满了柳树与围墙之间的一米间隔,就成了我们玩耍的好去处。小伙伴们脱掉鞋,光着脚在这条柳树铺满的小路上嬉闹,累了直接躺下,透过枝桠蓝天白云被剪辑成星海,稚嫩的脸庞红扑扑的,灿烂如当时的日光。

玩累了也该到了回家的时间,厂子门口右侧是一个小卖铺,当年如数家珍的小零食名字已经不记得了,唯记得门口冰柜里那一大排绿豆冰棍。黑乎乎的手里举着冰棍往家里走,还没到门口就能听到母亲怒气十足的声音:“又去哪疯了......怎么脏成这样......衣服这怎么又勾破了......”一边听着母亲的怒吼,一边小心翼翼的停不下嘴里的冰棍......

二、拆迁

现在的那一片区被称为老城区,城区已经不断扩大,大到小时候根本无法想象,时光飞逝,曾经我们点火烧土豆的麦田变成了建筑,曾经放学玩耍的空地变成了建筑,曾经做月饼的土炉变成了建筑,所有的回忆都变成了建筑。直到近期,地毯厂也被拆了......我明白这是时间发展的必然性,是社会进步的必然性,老旧的事物都会被新事物代替,但看到的曾经高大的厂房被挖掘机一点一点推倒的时候,我心里难受的发紧。所有的一切,都被拆除了,曾经的世界,而今的工地,以后成型的建筑。

回忆,不断被时间蚕食,仅剩的一点轮廓也已经被拆除。我很害怕自己再走过这段路的时候,会想不起来以前这是什么样子,会忘记曾经的织毯厂房里弥漫的是毛线的气味还是隔壁烤炉里新出炉的月饼香,也会忘记曾经的我们是多么精力旺盛、充满希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王二霞:读《坚毅:释放激情与坚持的力量》